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成都 > 蓉城故事 > 正文

【揭秘】清末成都普通人的生活

2016年07月05日 10:11    作者:郑光路    来源:成都日报    [纠错]
 

  清末成都普通民众的收入不高,工资绝大部分都用在“吃”上了,幸而低廉食品丰富多彩。街头巷尾,提篮或挑担叫卖的汤圆、糍粑、艾蒿馍馍、锅盔、甜水面、饺子、烧饼、包子、春卷、烧麦、粽子等,诱人食欲。

  只能偶尔打牙祭

  1909年后任成都府华阳县令的周询,曾概述成都食品物价:“猪肉每斤值钱百文,牛肉不过五六十文,羊肉又略贵,鱼虾又较猪肉略贵,鸡鸭生者与猪肉同。”

  当时猪油每斤140文,比猪肉贵。猪脊髓、蹄筋、鸭舌等动物“下水”(内脏)及牛肉较便宜:蹄筋每根6文。烧腊店的鸡爪每个3文。鸭掌每个一文半,鸭舌每个一文,鸭翅每个3文,腒肝每个12文……

  可以看出,清末肉类以肥腻、油多为贵,与如今相反。工薪阶层整月收入(从底层600文到技术性工匠3000文),最多只能买6至30来斤猪肉。所以吃荤叫“打牙祭”,让牙齿沾肉如同祭祀鬼神。

  来看看清末成都街头种种小吃的价格:荞面每碗6文至8文,糖豆腐脑2文,熬醋豆腐脑每碗2至4文,红糖蒸蒸糕每10个价9文(白糖的每10个18文)。糍粑有的在店铺卖,有的由肩挑者卖,6文、8文、12文不等。馓子4文钱一把。

  醪糟:挑担者兼煮汤圆、糍粑、鸡蛋,数文至十余文不等。汤圆:挑担者卖的有红糖、洗沙、白糖三样,每3枚价5文,加芝麻酱另给2文钱。油糕3至4文。米粉油炸的天鹅蛋3文至4文钱一个。珍珠馍馍(米团中包红豆粗沙)每个3文,3个8文。艾蒿馍馍每个3文。锅盔有和糖、椒盐、油旋子、白吉子、糖饼子五类,4文钱一个,7文钱两个,10文钱三个。

  挑担者卖的甜水面6文一碗。荞面每碗6文,炸酱面每碗16至24文不等,素面每碗6文,牛肉面12至16文。水饺每个2文,有相料(调料)。肉饺子每个3文,羊肉烧饼每个6文,糖包子每个4文,大肉包子6文,火腿包子6文,口蘑包子12文。春卷12文,烧麦4文,粽子4文,红蛋每个12文……

  大致而言,当时工薪族收入较高者每月挣3000文,约能吃炸酱面150碗(以每碗20文计)。

  副食、小吃贵不贵?

  周询说清末成都“生活低下”(即物价低)。他身为四川“首府首县”的华阳县令,每月合法收入至少300两银子以上,兑换制钱约400多吊。他的收入比每月仅挣1至3吊钱(1000至3000文)的百姓高得多,所以才说成都“生活低下”。

  与周询同时代的县级小官吏徐心余,记载底层民众挣钱之艰难:“川省在前清时代,上下溺于宴安,不知有自食其力者之穷苦无告也。米粮虽极贱,而寻觅银钱则甚难。如裁缝、泥、木等工,每日仅百余文或数十文。等而下之,他可知矣……”徐心余举例说:两个苦力抬轿10里,每人仅得钱三五十文。这点线钱仅能买10来个小烧饼(锅盔)。他们要养家糊口,会认为物价低吗?

  普通成都人习惯用甑子蒸饭,或将米煮成半熟,用筲箕滤起,锅底加苕菜、红苕等粗粮、蔬菜,再将米饭放菜上烘好。如有碟泡菜或炒豆芽、烹豆腐下饭,已是小康人家的大享受。

  清末成都常可见到这种镜头:饭馆门口有人头顶板凳、面街而跪:这是穷人饿慌了进饭馆,吃了饭给不出钱。饭馆想打他于心不忍,放他走又于心不甘,只好让他头顶板凳跪地“求哀”。有好心人代他给钱最好;没人解救,等跪得差不多了再饶他不迟……有的乞丐饿慌了,也跪地哀求善人给他买碗饭吃……我收藏有一张老照片,是清末成都一个乞丐手拿一双筷子,面街“求哀”的可怜情景,非常珍贵。

  清末成都小吃的“小”,指简单、价廉、易得,主要供下层民众消费。一种是小贩先在家中(或店中)制作出某种食品,挑担提篮,走街串巷,吆喝叫卖。另一种是小贩挑着小炉灶和食品原料,游走街头,现烹现卖。

  正因为普通民众挣钱艰难,购买力低下,小吃摊贩大多也是可怜穷人,做可怜生意。到了上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也是这样。我外婆当时住在南城墙下的贫民棚户区,她20多岁时守寡贫苦度日,我幼年由她带养。她每天凌晨即起床,拌一瓦缽大头菜丝和一瓦缽“冲菜”(类似芥末味的嫩青菜),然后叫醒我。我想吃几根大头菜丝她也不许,说:“去卖了买米的,不然要饿饭。”然后一手牵着睡眼蒙胧的我,一手提着竹篮子,到上池街、陕西街等处哀声叫卖:“买大头菜丝子啊,买冲菜啊……”至今声犹在耳,我思之眼湿。

  清末成都还有一种“鬼饮食”。夜风中,一盏“油壶子”,灯光影影绰绰;一架用小背篼糊成的炉子,闪烁蓝幽幽的火苗……他们“敲当当”(小铜锣)或敲竹梆,寒冬腊月,半夜三更,冷巷中叫声悠悠,充满凄凉:“醪糟汤圆,红油抄手,酸辣挂面,担担面……”

  这些小吃原属“下里巴人”,但许多已演变为现今之“阳春白雪”,名小吃担担面就是其中一例。

  贫民饮食“十二相”

  成都穷苦百姓谋生不易,吃肉更难。清末,一些小饭馆从高档大馆子廉价买来残汤剩水(潲水)。潲水中,有光剩骨架的“灯笼鸡”,有只留鱼脑壳和鱼刺的“篦子鱼”,有仅存一绺硬皮的“月亮肉”、咬了半边的萝卜、芋头和烂菜叶子……甚至还有从酒杯里收拢来、沾满油珠子的“星星酒”。老板把这种“高级潲水”倒在锅里头“回炉”,再加些锅巴、剩饭……

  市民说那锅头“十二属相”的动物肉都有(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),这道“佳肴”美其名曰“十二相”。我有个初中同学的爷爷,就曾在东城门外搞过这穷生意。据这老爷子说,当年常有人和他开玩笑:“你锅里头哪会有虎肉、龙肉?叫‘十二相’不对嘛!” 老爷子一本正经地回答:“锅里头有掉到汤里的壁虎,爬到菜上的地龙(即蚯蚓)。”问者哑口无言。

  李劼人小说《死水微澜》里,韩二奶奶对邓幺姑吹嘘成都生活之美:“连讨口子都是快活的!你想,七个钱两个锅盔,一个钱一个大片卤牛肉,一天哪里讨不上二十个钱,就可以吃荤了!四城门卖的十二相,五个钱吃两大碗,乡坝里能够吗?”

  李劼人并作脚注:“成都四城门外,有这样一种小饭铺,把瘟猪、死猪的脏腑、死猫肉、死狗肉,甚至活鲜鲜的老鼠肉,总之,凡是动物的肉,煮一大锅,专门卖给一般穷人、乞丐,平日难得吃油荤的人,叫作十二相。意思说,从鼠到猪十二属相的生物全有。”

  “十二相”甜、香、咸、辣、麻、酸、苦……百味俱全、油气直冒、热气腾腾。如果运气好,还可能吃到富人嚼不动的半片海参、嫌太腻人的一坨肥肉。痨肠寡肚的下力苦命人,吃了这说不清楚是香还是臭的汤汤水水后,会抹一把油亮亮的嘴巴,笑骂一句:“总算打了回牙祭……龟儿子这‘十二相’,还真抵事!”

【责任编辑:麋鹿日记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