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 > 湖南 > 潇湘乐途>正文

剡 溪

2016年07月04日 10:28   作者:老 谈  来源:凯风湖南

 

  唐朝大诗人李白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中写到:“我欲因之梦吴越,一夜飞渡镜湖月;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剡溪。”每每读到这首诗,就有了点点疑惑和不解,天下之美景如此之多,李太白也可以说是饱览河山,为何谪仙人单单在梦里被“镜湖月”送到了剡溪呢?前些日子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到了剡溪。是的,浙江奉化溪口的剡溪。

  一到剡溪,我虽不是从梦里来,却有着梦一般的感觉。随着人流,踯躅在剡溪水岸边,一江清水,从遥遥的远山而来,碧绿,细浪,温润,山和山影斜斜地卧在江中;没有滚滚的波涛,没有翻腾的激浪,也没有故作矫情的流水叮咚,岸边的春树枝条垂落,似要到江中点水,然而并没有点在水上;山影、树影、水影,包括江上的桥和江里的桥影皱缬着,有如一条轻铺着的绿色丝绦;有风微微来,水面上飘着似有似无的轻雾,还有淡淡的暗香来……我知不是梦里来的,却在梦境中微微醉去。

  在不知不觉中,在漂流着的梦幻里,一座小石拱桥落入了眼帘;这是岸边临水的一座小桥,精致而特别,似一弯小月印在江边,又似在守着这剡溪之水;桥畔有一颗老枫树,静静地立在桥边,枫树的枝干有粗有细,有远有近,然不失其挺拔,枝上发了新叶的,新叶在阳光映照下有些黄,更显得老树的年轮来;我先是不知道这树老些,还是这桥老些,抑或她们都是一般的,有着相同的故事,后来才知道,这桥,是建在树下的,自然是先有树后有桥了。其实,不管是桥先桥后还是树先树后,如今,都已经连在一起了,演绎着一般的廊桥夜话。这时,我只觉得,我原本不是奔剡溪来的,却已被剡溪将心留下。

  我犹豫着,挣扎着,有些多愁善感地伴着剡溪,款款而下,一步一回头,好像还有什么没有看够看清楚,只想将已经走过去的又重新来过,却又怕还没有走过的从前边流走;我想追寻前头的清梦,却又舍不得刚刚经过的风月中遗落的温情;我只好梦游般地在这幻境中游弋,不知道这剡溪中融化了多少激情岁月,消解了多少雪月风花,留下了多少廊桥遗梦;我对着剡溪在心中梦魇般轻轻呼唤,剡溪,我来了,我要化做一片小叶,永远躺在你的怀里;我要变作一条小鱼,游荡在你的身体里;我要成为一粒细砂,深深地沉在你的水底,剡溪,你愿意么?

  我是醉了么?醉在了剡溪么?仿佛间,我梦里的剡溪,像玉带包裹着的处子,渐渐地散开,轻轻地散开,不知不觉地散开,变成了美丽含羞的少女;因是处子,就有处子的质朴与天真,就有了童心和宁静,就有了少女多情的诱惑;在这处子般的宁静中,我默默地守着,有了不忍离开的牵挂,有了随意梦醒的不甘,有了拥抱剡溪的冲动。于是,我又在这梦之溪边深深地醉了去……


【责任编辑:凯风湖南】
银涛雪浪 寻访“太湖第一峰”
解密中国近代史上的三次性解放
看娱乐圈30年“男色”审美变迁
动物世界奇葩癖好:母猩猩为爱染烟瘾(图)
领略老广州的味道
土家族服饰——律动的色彩
网传八大新骗术步步惊心 警方回应:大多不可信
郑和下西洋到底赚了多少钱?
地方政府推以房养老热情高 北京或今年落实试点
四川省甘孜州乡城县农牧民爱过“星期八”
成都“最萌明星” 大熊猫宝宝成长记
辉煌60年:汶川“茶马古道”变“康庄大道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