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    凯风地图
当前位置首页 > 四川 > 邪教辨析 > 正文

清明时节痛思友

2016年04月04日 16:32    作者:口述(张化明)整理(诚实)    来源:凯风四川    [纠错]

  42日上午,笔者深入遂宁市船山区龙坪机场小区对居民张化明进行了采访,他如实讲述易远柱信奉“全能神”的详细经过情况:他说“我和易远柱是邻居,家住在遂宁机场小区,多年的好朋友,经常在一起吃茶喝酒,他小5岁,叫他易兄弟。以下是张化明的讲述: 

  易远柱年轻时,身体很好。七十年代,他在遂宁二井沟五金厂当工人,他和小王结婚后,生育2个女儿,一家4口人,其乐融融,小区居民都夸他有一双好女儿。可是,2002年,企业改制,五金厂宣布破产了,他靠吃低保维持生活。易远柱嗜好喝酒,身上没钱用了,他去参与盗窃被判刑劳改。因此,他妻子就外出打工了,他二个女儿也陆续到外地结婚了。祸不单行,没过多久,他妻子因患大病去世,现已死亡7年多了。易远柱刑满释放后,他家破人亡,落得一个孤家寡人的境地,易远柱不得不打工挣钱维持生活。 

  2012年的时候,易远柱仍然喜欢喝酒,经常喝醉,把肝脏喝出了毛病,肝部出现疼痛症状。他自己买了一些药吃,但是没解决根本问题,仍然要痛。当时我建议他到遂宁城区水渠巷私人诊所唐医生(唐仁义)那里去看病,药费不高,唐医生是老医生,有经验。他答应说要得,自个就去唐医生那里看病了。过了几天,我问他肝痛好些没有?他说:“吃药好点了”,我劝他继续治,把病送远点,他说要得。 

  201212月的一天下午,我在机场小区看到易远柱,他主动招呼说:“张哥,你来信奉‘全能神’吧,加入‘全能神’只要‘祷告’、‘传福音’,就能治病‘消灾’,保全家平安。”我说,全能神治病不可能吧,几日不见,易老弟怎么信起“全能神”了?他说:“我在南转盘水渠巷唐医生那里治病时,他劝我加入‘全能神’的,说不吃药,不打针,又不花钱,只要坚持‘祷告’,‘传福音’,病就会好,唐医生都信神,我也相信神了,经常到他门面聚练”。我提醒他说:“兄弟,我两个的婆娘(妻子)都不在了,都是单身汉,你不要受骗上当,全能神不是正规的教哟”。他说,医生都相信,我也信奉‘全能神’。易兄弟执意要信“全能神”,我也没多劝了。 

  在一天晚上,我到易远柱家玩,看到他家墙上挂了赵维山的画像,他面对画像磕头作揖,口里不停地叨念“求神”保佑肝病好,帮我驱鬼消灾。我劝他,“易兄弟,不要求神了,修那么多医院做啥子?那是骗人的,你还是去医院看病吧。他说“张哥,现在世界末日要到了,不信‘神’的人,要遭到天灾人祸,要遭毁灭,只有信‘神’的人才能躲过劫难,我们这里是邪魔之地,还是信的好。”易兄弟说话神经兮兮的,让我大吃一惊!没想到他对“全能神”非常虔诚。当晚,我和他聊了一阵子,让人匪夷所思。 

  2014年4月的一天上午,我在遂宁城区紫微街社区刘家酒馆前再次看到易远柱,一年多没见面,他的身体状况急剧下降,面黄肌瘦,走路没精打采的。当时,我请他刘家酒馆吃饭喝酒,他答应一起吃饭聊一聊。我问他最近做啥子,肝病好些了吗?他说:“我在唐医生那里聚会,有时出去‘传福音’,肝痛没好,较以前严重了。”我劝他去医院治病,不能再“祷告”治病了。他说,身上没有钱了,打工的钱交了一部分‘奉献金’,买了一些生活用品,唐医生不准我去医院治病,他说去医院治病,‘祷告’不灵,‘神’不但不保佑,反而还要受到惩罚。”他说话依然不对子午。我们吃饭喝酒后,他说要去“传福音”就走了。 

  20157月,我在遂宁市油房街红会医院前再次看到易远柱,他面色难看,走路很吃力,他用手按住胸腹部,边走边呻吟。我劝他赶紧去医院治病,他只是摇摇头,还是说不去医院看病,我要祷告治病。当时我看他有命不长了,朋友一场怪可怜的。后来没过几天,易远柱的病情急剧恶化,病倒家中。 

  20157月4日,他的女儿火速赶回家,立即拨打120电话,把易远柱送到遂宁市红会医院抢救,可是为时已晚,医生诊断:病人肝癌晚期,几乎无生命体征了,劝病人家属抬回家准备办理后事吧。他的二个女儿庚及把易远柱抬回家,就在当天晚上,易远柱就停止了呼吸,离开了人世,为信奉“全能神”邪教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  

  在清明节到来之际,我想起易远柱的悲惨人生,让我心里十分难过,非常痛恨可恶的“全能神”夺走了易兄弟的生命。 

  

采访张化明拍照

 

【责任编辑:川君 遂宁供稿】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 |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号